Qwin轻禾-

你不自己产就永远没粮吃

一觉睡醒赶到wb吃了个惊天大瓜,原来我曾经真的搞到过一个真的cp啊


初中那段时间,疯狂的了解着台湾的文化与明星,自然而然就入了飞轮海的坑,虽然已经解散,但是每天依旧乐此不疲的刷着电视剧与综艺。那会很喜欢炎亚纶,团里坚定不移的站着“尊爸儒妈,东纶一家”,所以最开始爆出亚纶说大东他们不是朋友,我是真的很难过,毕竟作为一个zqsg磕真人cp的人,接受不了蒸煮闹翻,于是直接弃掉了这个cp


可是现在想想,在得不到回应的那六年里,真的很痛苦吧。那么强大的醋意到底要往哪里放?怎样才能忽视那些绯闻?可万一是真的呢?估计那六年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吧。六年的时间,扳不弯一个桃花贼好的钢铁直男。


知道著名备胎之歌《浪费》是以他为原型的,我就更...唉,心疼,初中的cp现在再被挖出来说,终究也是一声叹息,除了惊叹搞到真的外,更多的就是意难平了
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八章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八章

一曲完毕,宇城飞拿着吉他站起来对着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,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,接下来就是元少了,他准备的是节奏性很强的机械舞,也是这里大部分练习生准备的舞种,他除非跳的特别好,不然很难出众,毕竟在他前面已经有九位练习生表演了机械舞。

他脱下外套转了个身,背对着大家,灯光也已经暗了下来,而这时,元少所穿的衣服发出淡淡的银白色光芒,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大,出的汗越来越多,光芒也渐渐强烈起来,不再是暗淡的,而是有稍许刺眼的。而他裤子上的亮片也因为反射了衣服的光,变得明晃晃的,在黑暗的环境中,只有他一人散发光芒,确实非常夺人眼球,不得不说,这身造型的创意就给他加了很多分。等到跳完之后,他的心率渐渐慢下来,光芒也渐渐的暗淡了,他还是背对着大家,一切又回归到了开始的时候,等到全场的聚光灯再次亮起时,大家才回过神来,报给他热烈的掌声。元少弯腰感谢着大家,直到掌声熄灭他才站直。

“不得不说的是,你这个创意真的很棒。”俞之幻拿起话筒点评,“整个舞蹈始终给我们呈现出一种朦胧的感觉,但也正因为是朦胧感,导致整个舞蹈没有办法很清楚的呈现给大家,如果是演出的话,舞台表现是可以打满分,但是对于考核来说这样不行。”

陆姜南接过话筒说:“确实,你这个创意如果放在演出的舞台上会非常加分,但现在是考核,还是以舞蹈为重,不过你这个创意也会给你加分,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爱豆的话,舞台创意也是你必须考虑的。”

听到这里元少已经知道自己的等级不会太高了,但也是意料之中,几位导师打分如此严格,就是张梓月也不过是D。


“好,黑线娱乐的练习生们请听好,经过导师们协商后,决定你们等级为F的有......”

宇城飞跟元少站的笔直,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,该不会真的会有人得F吧,而得F的这个人用脚趾想也知道绝对不是宇城飞。元少现在紧张极了,不可能会是宇哥得F,那就只有自己,真的有这么差劲吗?F啊,最差的那一栏,虽然导师们要求是很严格,但也不至于是F吧。他心里七上八下的,呼吸也变得急促,宇城飞悄悄的握住他的手,用力捏了一下,以此来安慰他。

“......没有。”陆姜南隔了一会才慢悠悠的开口。

“呼...”听到这句话,元少心里一块大石头也放下了,只要不是F就行,毕竟张梓月也才D呢。

“等级为D的练习生有...”陆姜南再次开口,“元少。”

“好,谢谢老师们。”元少鞠躬感谢他们,他是真的很满足了,只要不是F就行了,这是他对他自己的要求。

告诉了元少他自己的等级后,陆姜南又将目标放到了宇城飞身上,他盯着宇城飞,就好像要把他看透一样。

“宇城飞,你觉得你会是什么等级?”陆姜南问道。

“没有我觉得是什么等级,该是怎样就是怎样。”

“你先猜猜嘛,大胆一点,没关系。”

“...如果让我去猜测的话...”

“嗯,会是什么?”

那一瞬间,宇城飞的眼睛里突然闪起了一丝光,像是饿狼看到食物时的那种光。他用力的握紧了话筒,希望自己说出的这句话配得上自己之前的表演。他张开口,说出了那句话,那个希望得到的等级,这也是元少第一次窥探到宇城飞的野心。

“如果让我去猜测的话,我觉得是A。”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七章

两人一起表演的歌曲是林俊杰的《杀手》
后面宇城飞单独表演的歌词是自己写的,如有雷同纯属意外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七章

即使很多年之后,元少都忘不了这句话,简简单单四个字,却一下子带走了他所有的不安。后来自己无数次独自登台,也从来没有怯场过,每次登台前,元少都会梦回这个有些嘈杂的排位室,宇城飞靠在他耳朵旁悄悄的说出那句话。就算他不在,元少也觉得他还在。

“好,接下来是三十五名,请三十五名及同公司的练习生去休息室准备一下。”

终于还是来了,宇城飞说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站起来轻轻弯腰示意,元少也赶紧站起来跟着他那样做,元少现在脑子有点乱,没办法思考,但是照着他做就一定不会有错。宇城飞已经走下两级台阶,见元少还愣着,又返回拉起他的手。

“走啊,愣着干嘛?”

可因为那句话而造成的内心里的风起云涌,只有元少一人知道。


到了休息室,两人就赶紧换衣服,而在换衣服的同时,宇城飞也不忘交代等会出场的注意事项,比如如何整齐的说出“大家好,我们是黑线娱乐的练习生”。当然更重要的远不是这个。宇城飞也没有带过元少,两人才接触短短几天,他更是不清楚元少真正的水平,虽然一起排练过,但那都是舞蹈而已,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元少唱歌。

“刚刚给你说的那些,唱给我听听。”
“现在?”
“当然,快点。”

元少皱了下眉,最后还是开了口,反正迟早都要迈出去的。

“……心情放松摇摆,在你三百米之外……”

元少没多大把握,看见宇城飞低头沉思,心想今天这个表演算是砸了,声音也有些低沉下去,可谁知道唱完后宇城飞不但没有批评,反而拍拍他的背,鼓励的说着:“没有C也有D了,对你来说已经足够好了。好了,我们要上台了。别紧张,唱歌别抢拍子,你的那两句唱好,合唱跟着我,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。”

“好...”真的是个可以放心依赖的人,元少就这样跟在宇城飞身后,一步一步走向舞台。


当元少站在这里时,面对上百个人的目光时,突然就不害怕了,一瞬间好像充满勇气,跟随着宇城飞一起,一起喊出那句话:

“大家好,我们是黑线娱乐的练习生!”
“我是宇城飞。”
“我是元少。”

一听到“宇城飞”这个名字,台下的练习生都坐不住了,开始窃窃私语,纷纷猜测宇城飞能得到什么等级。而老师们也对这个名字有所耳闻,刚出道时就被媒体评为“最有潜力的新声代”,结果只是昙花一现,五个月后就消失在大众的视野里,现在终于见到本人了。

“好的,黑线娱乐的练习生们,请开始你们的表演。”

两人赶紧摆好阵型,背对着大家,整个舞台也突然暗下来。音乐慢慢响起,这是一首充满节奏感的歌,是宇城飞选的,而舞则是元少根据其他舞蹈改编的。他们每一个动作都踩在点上,宇城飞不仅注意着自己的走位,也用余光注意着元少的动作。

“绝对的完美一双手,不流汗也不发抖。”

宇城飞拿起话筒,唱了整首歌的开头,目的就是能够把整首歌带到一个正确的调上,而他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,一开口就惊艳了众人。接下来就是元少了,虽然没人听过这个名字,但他是宇城飞的师弟,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。可是他一开口就让宇城飞失望了,调低了,比刚才练习的时候差了,想必在场所有的vocal都能听出来,果然还是太紧张、太勉强了吗?毕竟他才练了不到十五分钟。

“究竟杀手为什么存在,是因为爱,还是未知的未来——?”

宇城飞将这句话的调改高了,他站立着紧握话筒,因为在飙高音,他没办法同元少一起合唱,等到元少唱完一句话,他才跟上,不过这句没有让他失望,元少把握的很好,舞蹈也一点没有落下,步步都踩在拍子上。

等到一曲完毕之后,两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了一些汗,在场的练习生都给予了他们两个掌声,导师们也点点头,表示认可,那边翻看着两人的资料,拿起话筒说道:“宇城飞跟元少,你们两个都还有单独的表演是吗?”“是的老师。”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。“好的,那现在谁先来呢?”“我先吧。”宇城飞答道。

工作人员把吉他拿来了,还有椅子,麦克风也用支架调整好了位置,当宇城飞坐上时,对着工作人员们轻轻说了声谢谢,随后就对着导师们说:“这是我自己原创的一首歌,希望大家可以喜欢。”他慢慢拨动着弦,六弦较为厚重的声音传进大家的耳朵里,紧随其后的就是他的歌声。

“只有我知道凌晨的破晓,只有我知道夜晚的星光,我多想,想你在身旁,我多想与你分享这星光”
“能否听我诉说,能否知我忧愁,这世间千万人,却只希望你懂”
“我不想再等待破晓,我不想再无人诉说,我不想再,我不想,我不想”
“我想要你在身边,我想要触碰到你,我想要与你诉说”

没有人读懂宇城飞的眼睛,没有人知道这个是宇城飞两年前就写好的歌,而且只用了一个晚上,宇城飞也说不出来为什么要表演这首歌,本来这首都被他压箱底里。他眼里流转着若有若无的悲伤,那曾是他最难熬的时光。

[宇元]《梦魇》(一发完结)

梦魇》

宇城飞站在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里,仿佛就站在这个世界的中心。雪还在不停的下着,缓缓的降落在他的头发上,他的肩膀上,以及他伸出的手心上。

“下雪了。”

他漫无目的的在雪地上行走着,踩在那些柔软的雪上,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。渐渐的,雪大了起来,风也刮了起来,路变得难走了。他想找到一处小屋,好进去取暖,可这四周都是一样的景色,哪里又有可以取暖的小屋?因为暴风雪的关系,视线也变得模糊,再出不去,恐怕要冻死在这了吧?他这样想着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,一个背对着他的人。风雪越来越大,连睁开眼都要费不少力气,宇城飞眯起眼,举起手臂试图遮挡一些风雪,好让眼睛不用那么费力。

当他用尽全力睁开眼睛时,只看见了白色的天花板与落满灰尘的电灯和电风扇,各式各样的呼声与键盘声渐渐的传入了他的耳朵,他这才意识到,原来那只是一个梦。他坐起身来,觉得有些口渴,顺手就拿起了桌上的矿泉水往嘴里灌,也没管是谁的。

“宇哥啊,那是我的矿泉水!”元少一边打着游戏,一边略微不满地说着。

“哦,现在我征用了,有意见吗?”宇城飞也没管他,一口气就喝完了。

“还不是因为打不过你...”元少嘟嘟囔囔的,后面也听不清了。

 

北园也到了冬天,冷冽而干涩的寒风吹在人脸上刮得生疼生疼的,宇城飞从网吧走出来,毫无防备的他被冷得一哆嗦,原来已经这么冷了吗?他蹲在马路牙子上,望着车来车往的马路有些出神。

梦里...好像也有这么冷。他突然想到了刚才做的那个梦,银装素裹的世界,与一个只有背影的人,他甚至来不及看清是男是女就醒了,有点可惜。

当元少在游戏里顺利砍掉一个boss后,他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,随后吐出一口烟,高兴拍着键盘大喊着:“多少天了啊!老子终于把这个boss杀了!哈哈哈昨天跟宇哥组队他还嫌弃是我菜,现在老子自己把它杀了啊!哈哈哈宇哥你看,我厉害吧!”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头,这才发现宇城飞已经不见了。

“元少你轻点!再这样下去又要给你换键盘了!”老张看他这么用力的敲着,忍不住一阵肉痛,“宇城飞刚刚出去了,估计是出去透气了。”

元少听到这话,穿上外套,也推着门出去了,刚出门就看见宇城飞一个人蹲在路边发呆,他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肩,“在想什么呢?”

没有回应。

“宇哥?”不好的预感从心里升起,他仔细一看,果然啊,又睡着了。“不是吧宇哥!这么冷你也睡得着?!还真不怕得病啊!”元少把宇城飞的手往肩上一揽,另一只手伸进他的腿弯,一使劲,将他公主抱了起来,往网吧里走着。

 

又是这里,宇城飞依旧站在雪地里,他环视着四周,这里跟上次的梦境似乎是一模一样的,他朝着前面走去,这次也可以见到那个人吗?宇城飞突然来了兴趣,他想知道是谁。风雪大了起来,那个人也该出现了,果然,就在下一秒,就看见那个人站在了雪地里,依旧是背对着他,可是宇城飞看清楚了,红色的短发,这是个少年。他朝他走过去,而这次意外的轻松,就在他的指尖要触碰到他的那一瞬间,风雪突然包裹着宇城飞,形成的风墙阻隔了外界的氧气,让他喘不过气,在失去意识前,他只记得那个少年嘴角浅浅的笑。

“宇哥你醒啦?你之前在外面睡着了,可外面多冷啊,鼻涕流出来都要冻成冰,你就那么睡着了,肯定要感冒的,感冒多难受啊,我就直接把你抱进来了。”元少絮絮叨叨地说着,可宇城飞却是一点都没听进去,他的心脏还没缓过来,满脑子都是那个少年。元少觉得宇城飞有些不对劲,平常的他可不会这样啊,怎么说也要回自己两句啊,怎么今天这么沉默?

“宇哥,你不开心?”

“啊...哦我没有啊。”

“有,你平常不是这样的。”元少的小脑袋突然凑到宇城飞的眼前,把他吓了一跳。

“嘿你干嘛呢?吓我一跳。”

“你看你这样都会被吓到,就是心里有事吧,是不是又看上了哪个漂亮的妹子?”

“才没有呢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了。”

 

宇城飞懒得跟元少再说这些有的没有,自顾自的开电脑玩游戏,元少见状,也吐吐舌头去砍怪了。可是宇哥心里的事到底是什么呢?元少是最早跟着宇城飞的人,论对他的了解与忠心,他认第二,无人敢认第一。他隐隐有一种感觉,他好像要失去他了,一想到这里,他眼里的光就黯淡了下来。

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梦,导致宇城飞连打游戏也没办法专心,带着大家团灭了三次,搞得网吧里一片抱怨之声,元少也皱皱眉头,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他拍着桌子站起来,大声说着:“别他妈吵了!输了怎么了?不就是死了三次掉了点经验吗?再升回来不就行了?”“元少你说的简单,知道死三次掉的经验要多少天才能升回来吗?”“老子会不知道?当初宇哥发组队邀请的时候你他妈的就别进来啊?输了就怪宇哥?你怎么不想想是自己太菜了宇哥带不动?如果赢了这会你他妈是不是要来跪舔宇哥了?就你这逼样根本不配赢!”那个职院新生的脸被元少说的青一阵白一阵的,他骂不过元少,也不敢跟元少对骂,网吧里也没人敢帮他,最后尴尬了一会自己跑去前台结账下机了。

“元少,陪我出去走走吧。”

元少还在骂骂咧咧的,但听到这话后突然就安静了下来,只回答了一个“好”字。

 

当他们走出网吧时才发现下起了小雪,空气似乎因为雪花的到来而变得更冷了一些,而两旁的道路因为空气变得冷清。元少并没有管最终的目的地在哪,他只是一直走在宇城飞的旁边,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他,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,如果他想说的话就会说出来吧。元少悄悄转过头看着宇城飞,他的神情就像是遇到了个大难题一样,他到底在想些什么?

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,不知不觉间雪花落满了他们的头发与肩膀,“一路到白头”,元少突然就想到了这句话,可真好啊,如果时间能一直停留在这会就好了,银装素裹的世界,身边就是最想陪伴的人。

“偶尔这样出来走走也不错啊。”元少先开口说道。

“是啊,虽然有点冷,可是也好久没有这么安静、这么放松过了。”宇城飞也很享受这一刻,他停下来转过头看着元少,也看见了被柔软雪花所覆盖的红色头发,他有些恍惚,好像一瞬间回到了梦境里。

元少也停下了步伐,与宇城飞四目相对,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“没...没什么...”

不可能的吧,这只是凑巧吧。

 

又是这里,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这次宇城飞有经验的多,径直往前走,等待那个少年的出现。在一阵狂风过后,那个红发少年又凭空出现了,这次宇城飞没有犹豫,他跑过去紧紧抱住了那个少年,就好像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了一样。

“你是谁?”

那个少年没有说话,虽然他依旧背对着宇城飞,可宇城飞能感受到他笑了,他在宇城飞怀里转了一个圈,正对着他,可宇城飞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。少年伸出手,手掌紧贴着他的胸,他能感受到他给他传输了一些东西。

那仿佛是全世界最悲伤的事情,足够的令闻者伤心、听者落泪,宇城飞也不例外,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捏住了一样,疼得喘不过气。他开始心疼这个少年。

“如果能说出口就好了...”少年轻轻说出这句话。

“你是谁?”

他笑了一下,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...”

 

可是最终梦醒后,他没能记住那个名字,也没能记住少年给他看的东西,只觉得那是他爱而不得,破碎的心脏。

从那之后宇城飞就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,他越发的想念他了,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呢?他爱的那个人回应他了吗?

一切都不得而知。

宇城飞总是不自然就把元少跟那个少年进行对比,只因为他们都是红发。他明明对那个少年一无所知,可却渐渐的产生了想要保护他的心情。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,那只是个梦而已,可那时心痛的感觉却那么真实,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个爱而不得的红发少年。

就在宇城飞刚点了根烟准备抽时,网吧突然断电了,一下子陷入了漆黑,本就嘈杂的网吧这时更是一片骂声,老张赶紧拿着手电筒去查看电箱了,而宇城飞则借着微弱的火光小心翼翼的将烟按在烟灰缸里灭掉。他伸出手,凭借着这么多年的相处,即使在黑暗中,他依旧很轻易的找到了那个人的脸,他用手蒙住了那个人的眼,接着身子也探去,在他的叫喊声还没发出前,就吻住了他。

就把他当作他吧,这样也不错。

过了一会网吧就来电了,一切又恢复了断电前的模样,没有人再骂,而是纷纷投入到游戏中。

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但又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

 

 

 

END.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六章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六章

表演也看完了,老师们开始讨论起张梓月的等级,俞之幻对他的舞蹈还算是比较满意,毕竟有舞蹈底子在那,只是别人的痕迹太重,把别人的痕迹剔除后,他相信他会是一个很好的dance。

“他的舞蹈在我这我能给到C到B这样子,因为他底子并不差。”

“但是他没有唱歌,一句都没有。”那边说到,随后她又对张梓月说:“请问你会唱歌吗?不管好不好听,唱几句吧。”

“对不起老师,我给自己的定位是舞担,所以...”

“所以就是说不唱歌咯?”Pelaris拿起话筒,他已经有点不开心了,他并不是在意这个练习生唱的怎么样,而是他的态度。

“对...”

“嗯...”陆姜南也在思考着,舞蹈的话确实不算差,但是一句歌都没唱,无论如何这个分也高不起来,思索片刻,陆姜南拿起话筒:“张梓月,经过导师商量后,你的等级为D。”

听到这句话后,全场一下子寂静了,张梓月也愣住了,随后还是接受,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,就去自测室给自己换了等级。

大家都没想到评分竟然会这么严格,元少也原以为他会保持不变的,没想到一下子竟然降了两个等级,本来还有些热闹的摄影棚,一下子气氛降至冰点。

“宇哥,这评分也太严格了吧...?”元少有些不安。

“严格说明他是真的在对大家负责。”宇城飞打了个哈欠,“张梓月一句都没有唱,首先我们不管他唱歌好不好听,但是至少态度要摆正,在那边跟Pelaris都问过他要不要唱歌时,他都拒绝了,不是说不能做舞担,而是在做舞担的同时,其他也要拿的出手,不说要顶尖的那种,但至少在队友有情况无法上台时,你要有能力撑起他的那一部分。就像我一样,以前是队长跟主唱,但这并不就是说我舞蹈一定不行,相反,我的舞蹈在团队内也是数一数二,只不过比起舞蹈,我唱歌更加出色罢了。”

“...这样啊。”元少听完后若有所思,不得不承认,这位前辈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。他的梦想也是舞担,一直以为只要舞蹈足够出色就可以了,没想到还要均衡发展。“可是我不会唱歌,怎么办啊等会?”

“唱歌这个东西,怎么说呢,它也是有情感在里面的,即使是翻唱也应该加入自己的东西,毕竟唱功唱法这些东西真的没办法复制。你还记得我们要表演的歌吧?”

“嗯记得。”

“那好,我现在现场教你几句,本来整首都是我唱,但是现在高潮部分你要和我一起唱,而且开头第三句第四句你来。”

“这么多啊?”

“不算多,赶紧练习吧。”

元少也不敢怠慢,这可是为了自己的等级,虽然没怎么练过唱歌,但此时也要硬着头皮上了,不过不知为何,元少除了紧张以外,还有一丝丝放心,跟着这位前辈应该不会出事吧...?

等级评测还在继续着,宇城飞他们坐的不算前,但也不后,已经到了三十号了,而三十到三十四都是一个公司的,他们一起上了台表演,下一个就是元少了。陆姜南已经念完了他们的等级,1B、2C、1D,还算可以的成绩,毕竟这么严格。但到目前为止,都还没有出现一个A,宇城飞虽然很困,但老师们说了什么他可都听见了,尤其是等级,他记得太清楚了,既然都还没有A,他想要A,如果能得到首A,那么节目效果一定很好。元少并没有想那么多,他紧张的手都出汗了,呼吸的节奏也变得快起来,宇城飞察觉到了身边这位小兄弟的紧张,他用左手轻轻的握住他的右手,靠近他,用极小分贝说了一句只有元少才听得见的话:

“别怕,我在。”

[宇元]《饥荒》(黑暗、猎奇向,慎入)(小片段,一发完结)

群里的击鼓传文...写的真的很辣鸡了,因为题材本就是黑暗向的,所以写的有点微重口与细思极恐

[宇元]《饥荒》(黑暗、猎奇向,慎入)(小片段,一发完结)

“宇哥...我好饿...”

元少已经十二天没吃东西了,他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,躺在干涸的土地上,他一只手摸着地上的灰,一只手无力的拉着宇城飞的衣袖。现在他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很费劲,可能自己不久之后就要饿死吧,真惨啊,自己还这么年轻,游戏等级还有一点就要被宇城飞超了,还有很多地方没去...

“你这家伙...可别死啊...你要是死了,以后谁帮我打架啊...”

“哥...我撑不住了哥...”

“再撑一会...再撑一会...”

宇城飞扶着墙慢慢站起来,咬着牙,吃力的背起元少,扶着墙一步一步,慢慢的走回家。

那天宇城飞为了救回元少,做了一个决定。

他将元少放在床上,自己则去了厨房。

后来正是那一顿饭救了元少,在元少记忆里,这是一生中最好吃的一顿饭,元少问过宇城飞很多次,那些肉到底是怎么来的,大饥荒连米都没有,怎么可能会有肉呢?可宇城飞怎么也不肯说。不过没关系,当元少看见宇城飞腿上不正常的伤疤时,他就明白了。

真的好想再尝一次,那么美味的食物。

当夜晚宇城飞熟睡的时候,元少趴在他的床边,一只手抚摸着那散发银光的水果刀,一边露出了诡异的笑。




END.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五章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五章

当四位老师登场完毕后,排位室里的整个气氛也到了一个巅峰,练习生里面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以前出过道,但因为知名度不高,才又来参加这种选秀节目增加粉丝,不过即使是出过道,也基本没有这种跟实力或当红明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,所以现在大家都很兴奋。过了好一会,才渐渐安静下来。陆姜南见大家也都慢慢冷静下来,便开始担任起主持人:“大家好啊!”

“老师们好!!”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“老实说,一下子看到一百位练习生我还是挺惊讶的,你们知道你们是从多少人里面脱颖而出来到这里的吗?”见大家都沉默不语,陆姜南接着说,“从我接到这个通告开始,我就一直在关注节目组,也跟导演、副导说过,让他们有什么情报都第一时间告诉我,直到今天,节目组一共给一百一十二家娱乐公司递过邀请函,也收到了一千三百二十八位练习生的资料,直到三天前,一百位练习生的名字才真正定下来,你们,就是从这样的环境里走出来的,走到这个舞台上的。”

所有人都没想到,在还没有来到这个节目组之前,竞争就已经悄悄开始了,而且是这么多的人,在争这一百位入场名额,接下来之会更残酷,在四个月之后,只有十个人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。

“而从现在开始,你们在场的这一百位练习生们,你们都是平等的,你们要靠你们自己的实力、性格来赢得见证者们的喜爱,让他们为你们投票,而得票的高低,将关乎你们的镜头与名次。所以,现在开始等级评测,请念到名字的练习生与一起表演的练习生,在休息室用十分钟好好准备一下。那我们从谁开始呢?”

陆姜南还在思考,因为第一个上来的人永远是压力最大的,他想过要不要叫那些已经出过道的人来当第一个,但是这样似乎又有些太过于故意。而Pelaris似乎有其他的想法,陆姜南也注意到了,他问着Pelaris是不是有什么意见,而Pelaris也回答道是,然后向前走了一步:

“我建议,就从第一名开始,”他嘴角微微上扬,“既然敢做第一名,那实力肯定也比大家要强吧,所以从第一名开始。”

这一消息发出,大家的目光瞬间集中在第一名的身上,而第一名的神色也立刻紧张起来。宇城飞认识他,刚进黑线时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而他就是前黑线练习生,现在为艺格文化练习生的张梓月。只见他站了起来,一个人走进休息室准备去了。

“呼...竟然是从第一名开始,还好我们才坐三十五这边,还不算太前。”元少靠着椅背说道,当时陆姜南问从谁开始时,他都快要紧张死了,生怕第一个就是自己。虽然他平时也大大咧咧的不怕事,但终归还是个只练习了半年的十五岁小男生,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大场面。

“是啊,还有时间,先在脑子里把等会要表演的节目过一遍吧。”宇城飞打了个哈欠,“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困了...”

“诶宇哥,你可千万别睡着啊!旁边还有摄影机呢,一会被拍到电视上,那可就惨了。”

“我也知道啊。”而他刚说完就又打了个哈欠。

“那要不我们聊天吧,我陪你讲话,你就不会睡着了。”

“嗯也行。”

两人就一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分贝一直聊着,而十分钟也很快就过去了,张梓月从休息室走出来,他早就换上了表演用的服装,走在舞台的正中央停下,拿起话筒说着:“老师们好,我是来自艺格文化的张梓月,我给自己的评价是B。”

“好的,现在请你开始表演。”

宇城飞不知道张梓月是什么位置的人,毕竟只有一面之缘,而背景音乐播放着舒缓的歌,他跟着音乐的节奏跳起舞来,丝毫没有要唱歌的样子。他的动作很柔美,跟元少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。舞蹈跳舞后,他从地板上站起来,对着大家鞠了一躬,也表示表演完了,而所有的练习生也给予他掌声,不仅仅是尊重表演者,更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表演的,勇气可嘉。而四位导师看完后并没有鼓掌,俞之幻一边翻着练习生资料,一边对他说:“张梓月是吧?”

“是的老师。”

“跳的不错。”

“谢谢老师!!”

“但是,也只是不错,你应该很清楚,这种舞蹈男生跳起来,如果力度没有把握好,会让人觉得很娘。”

“......”

见张梓月没有说话,俞之幻便接着说:“其实在大众的印象里,一直觉得芭蕾会是女孩子学的,男孩子都是街舞啊机械舞啊这些,所以当你第一个动作出来的时候,我一看是现代芭蕾,老实说我还挺期待的,但是你的舞蹈里面,刻意性太多了,就比如你刚才有个手升起来,然后手指慢慢合起来,最后回到胸前这个动作,”俞之幻也重现了他这个动作,“这本来应该是很自然的一个动作,但是你却做的很僵硬、很刻意,好像这根手指一定要到达一个位置,才能去做下一根手指的动作一样,其实不是的,五根手指是可以一起动的,甚至整个手掌都可以扭过来,”俞之幻一边说一边演示着,“你怎么自然就怎么做,因为舞蹈不是一个僵硬的东西,你不需要把网络上或者老师教的东西全部照搬下来,这里面需要你自己的东西在,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适合他的不一定适合你,打个比方,一个一米八五的人,可以轻松拿到一个高柜子上的东西,而你一米七七,拿不到,怎么办?”

“呃...我可以...踮脚,如果踮脚还拿不到,那就站在凳子上。”

“对了,就是这样,现在懂了吗?”

“嗯嗯!懂了!谢谢老师!!”张梓月又赶紧弯腰道谢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四章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四章

“嗨大家好,我是来自黑线娱乐的宇城飞。”

“我是元少!大家好!”

语毕就鞠了一躬,两个人开始小声的讨论要选哪号座位。如果是宇城飞本人的话,是想选前十的位置,他有野心,也有实力,他觉得自己选个前十一点问题也没有,但同时他也要照顾好自己这个小弟。

“你想选哪?”宇城飞问道。

“我?按照我的实力来说,应该是三四十左右吧?”

“有点低啊...”宇城飞低着头思考,过了一会他又说道,“算了,就选35跟36吧,这两个还没人,怎么样?”

“行啊!”

决定好了之后,两人便开始往上面走,而之前已经入座的人们都紧紧盯着两人,都在猜想他们会选几号。

“宇城飞应该会选前十吧。”

“是啊,他应该会选的吧,他肯定有野心啊,又有实力。”

“宇哥,他们说你要选前十诶。”

上楼梯时元少无意间听到大家的谈话,等到坐下后他才敢小声的告诉宇城飞。这也是宇城飞第一次知道了在大家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子的,虽然他们说的没错,但从心底里,宇城飞还是悄悄叹息了一声,“原来我是这种形象啊。”

“宇哥?”见宇城飞并没有理他,坐下的元少又歪着头叫了他一声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,还不如好好回忆一下你的舞蹈,到时候上台表演可别给我丢脸,怎么说也是我宇城飞的师弟。”

元少吐吐舌头:“开什么玩笑,我谁?我元少诶!十岁的时候就获得了省街舞大赛少年组冠军好吗?!”

“很厉害吗?”宇城飞假装掏了掏耳洞,“声音不要这么大,你要时刻记住,你是即将成为爱豆的人。而且,不要把这种小比赛总是放在嘴上说,比你实力强的人有很多,你要永远谦虚,永远尊敬每个舞台,这样你才可以进步。”

当时元少觉得这些没什么,甚至觉得宇城飞的说教很烦,但直到很久之后,他才明白,这些他很烦的东西,正是宝贵的宝藏,其实宇城飞对他一点也不凶,藏在那些“凶狠”话语下的,是一个前辈,用他在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所获得的经验,来教他如何变得更好。

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所有人终于都选好了座位,元少已经有些困了,他也不想跟宇城飞聊天,因为宇城飞只会叫他回忆回忆再回忆,本来就紧张,被宇城飞再这么一说,他都快要喘不过气了。他倒是挺佩服宇城飞的,那么的波澜不惊,好像没什么事能让他有情绪的波动。不过想想宇城飞好歹也是登过顶的人,所以看见这场面才会波澜不惊吧。

当所有人都入座后,大家也就开始小声的交谈,好歹以后也是要一起度过四个月的,没准还要分到同一个宿舍、同一个班级、甚至是同一个对外,所以没必要把关系弄得那么僵。元少本就有些自来熟,很快就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。正当他与大家聊得兴奋的时候,突然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下来,而背景音乐却响了起来,大家都知道重量级的人物要出现了,也开始屏住呼吸,期待着即将出场的大人物。

灯光的不断变化,隐隐约约能看见从昏暗的舞台上从出一个人,他坐在从升降台中升起的钢琴面前,缓缓的用指尖按下那些黑白琴键,整个片场里都流连着舒心悦耳的音乐,而主角也开口唱道:“谢谢你在每个清晨等我,谢谢你在每个夜晚陪我,我的心事都能与你分享,我的悲喜都能与你交流……”听到这里宇城飞已经知道是谁了,这首歌宇城飞曾经单循了整整一个星期,温柔、空灵的声音,总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她就是那边。

一曲唱完,钢琴连带着人一起从升降台下去了,而从右边又有人入场,因为灯光已经亮了起来,宇城飞与元少很快就认出了来者是谁,正是有着“新生代舞王”之称的俞之幻,他有着一米八九的身高,一般来说越高的人平衡力越差,但是他却不一样,他跳的依旧很好、很有美感,而且平衡力非常好,每个动作都能达到自己最漂亮的那个角度,元少很是佩服他,不仅仅是因为他如此年轻就已经出名,更是因为他的天赋与才华,他也肯努力,才会强上加强。“他好厉害!”当元少看见俞之幻直接做了个带转体的空翻的时候,兴奋的都快跳起来了。

俞之幻跳完后,场子里也嗨了起来,而接下来上场的老师,正是说唱界燃起的一颗新星,虽然他的名气还没有另外两位老师大,但他的实力也是不可否认的,“嘿!everybody!当我来到这个节目,我就感到非常兴奋……”Pelaris来了一段即兴说唱,他的节奏掌握的非常好,带动着所有人跟着他的节奏一起,吐字也很清楚,充分的表达了他来到这个节目的欣喜。

而真正的主角总是最后出场的,他才是这个节目绝对的流量担当,也是见证者代表,他就是陆姜南。

“宇哥宇哥!是陆姜南诶!”元少兴奋的拉着宇城飞的衣服,“哇,参加这个节目还可以见到这么多的偶像啊!太棒了!”

宇城飞倒是早就知道陆姜南会来,不过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,还是兴奋不已,毕竟他可是现在最火的一个爱豆,妥妥的超一线存在。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三章

[宇元]《失忆蝴蝶》第三章

想比起元少的紧张与不安,宇城飞可以说是非常淡定了,大概是因为参与太多所以已经免疫了?

宇城飞很快就录完了视频从A班的练舞室走了出来,下一站就是排位室了,宇城飞本来想等一会元少,跟他一起去排位室的,不过这个念头只有那么一瞬间,反正也不会走丢的,怕什么?

他是第四个来到这里的人,也是很前面了,宇城飞不像元少,并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,虽然旁边三人在小声的聊天,不过他并不打算加入进去。呆在休息室里也是无聊,宇城飞摸出口袋里的烟,在询问了三个人与节目组过后才点了火,一口一口的吐出烟。



每个人在选择位置之前,还要自测等级,而且并不是一个人一个人的选,而是一个公司一个公司的选,这101个人,哪个公司的人先到齐,哪个公司就先进去。而宇城飞左等右等,才终于等到跟别人谈笑风生走来的元少,他也没好脾气,本来就已经等到不耐烦了,看见元少就直接揪着他的领子走进了录影棚。

录影棚很大,分为自测室与排位室。自测室顾名思义就是要给自己贴标签,自己测试自己的等级,也是告诉工作人员,下一个进来的是哪个公司的人,好让他们在大屏幕上投放正确的公司logo。宇城飞选了个B,但是元少只练习了半年就被拉过来,实力实在好不到哪去,也就只有舞蹈能看,于是乎他给自己选了个C。

而此时在排位室内,已经选好座位的练习生们纷纷注视着大屏幕上的“黑线娱乐”四个大字,一看到这四个字,大家都开始小声的议论。

“黑线欸,宇城飞。”

“对啊宇城飞实力还不错。”

“宇城飞都出过好几次道了,他有粉丝基础的。”

“这样不公平吧...?”

风头全被宇城飞抢了走,没人注意到屏幕下方的练习生名单上,还清楚的写着“元少”。当二人从自测室走进排位室时,大家才知道原来黑线这次还有一位练习生,但聚焦点还是在宇城飞身上,那位几年前以绝对的歌喉魅力带领整个团直接登顶的男孩子,后来因为队友的拖累受到冲击,连小广告都接不到,选择沉浸在训练里的人,现在的他,到底比之前强了多少?